打开
关闭
笔趣阁 > 剑开福地洞天 > 第104章 飞砖

第104章 飞砖

剑开福地洞天 | 作者:六道神醉 | 更新时间:2021-02-24 01:26:08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乡村神医最强神眼重生奋斗小福妻红色官途青萍青云直上战神医婿重生世子爷重生之都市狂仙快穿之专业打脸指南
本站域名已经更换,357xs.com,请将记住本站新域名,以便您的下次阅读。
  陈浮生周身缠绕噩孽浊气“铠甲”,如若凶神恶煞,挟带滚滚黑潮,片刻已经追近了虞妃。

  虞妃头顶昊天本源青焰,莹莹闪动的“救”字加持在她身上,令她的遁光速度也是迅快无比。

  但终是技差一着,难以比过陈浮生的全盛神将之力。

  “你不能杀我!!我有嫡圣赐字护身!!”

  虞妃一边惶惶遁逃,一边发出厉喝。

  陈浮生面无表情,根本不听她说什么,只是衔尾急追。

  眼看已经无法逃出陈浮生的追杀,虞妃猛地咬牙,再次伸出手掌,切斩向自己的额头。

  蓬~~

  一道青光冲天而出。

  但这青光却并非攻击,也并非防御,似乎是卸掉身上的某个负担。

  青光大盛绽放,光芒耀眼夺目。

  虞妃如释重负,身影陡然再次加速,宛若一道鸿线,瞬间远离陈浮生,逃得远远。

  陈浮生正要加力猛追。

  突然!

  身后传来阵阵大吼:

  “是昊天本源......”

  “昊天本源现身了......”

  他回头一望,顿时目光一凝。

  原来虞妃祭出青光的绽放之处,居然不知触动了何等界线。立刻便有一团美玉光华,升腾而起。

  “原来如此!”

  陈浮生顿时醒悟,难怪在苻羲族的活祭墓场里,守墓者曾说过有什么镇压了昊天本源,导致昊天本源隐伏不动。

  那么虞妃便是抛弃了这个镇压,试图以昊天本源,吸引旁人争夺,或吸引陈浮生争夺。

  此乃壁虎断尾,情急求生。

  陈浮生立刻有了决断。

  追杀虞妃肯定是要追,在这上古遗迹里面,进出门户仅是青铜大棺。

  既然此刻门户在狲喉掌控下,那么不担心虞妃趁乱溜走。

  昊天本源,不可弃!

  陈浮生一声长啸,转返身躯,如电狂飚,挟带滚滚黑潮,顷刻间已经接近了昊天本源。

  而那边的修行者们,一来是隔得远,欲抢而不得。二来是亲眼见证陈浮生的凶残大势,就更是迟疑不敢向前。

  昊天本源的美玉里,影含的麟凶幼体,愤怒咆哮。

  一圈又一圈,足以碾压五境灵官的波纹,仿佛潮浪汹涌,向四面八方发散。

  眼见一个黑气腾腾,恶煞凶残的敌人,挟势而来。昊天本源顿时本能的愤怒反扑,美玉内的虚影大口一吐。

  轰隆~~

  宛若一道巨粗白虹,如贯日、如摧山,笔直打向陈浮生。

  但此时此刻的陈浮生,岂会在意这等攻势?

  “斩!”

  陈浮生一声清喝,焚天剑意起,手中无间龙雀神兵当空力斩。

  龙吟、雀跃、焰火、煞气,尽皆煊赫大作。

  嗤喇~~

  昊天本源吐出的虹光,瞬间被斩为溃灭。

  即便是周围如潮攻来的波纹,也被斩得明灭不定,开始退缩溃散。

  吼~~

  昊天本源发出惊骇大吼,美玉光华猛然一颤,惶恐得扭头便逃。

  趋吉避凶,乃世间本性,即使昊天本源,亦是一样。

  身后的那群修行者们,顿时惊讶得目瞪口呆。

  “太狠了,太猛了!这段故事我一定要传扬出去,才不负我包打听之名......”马师弟喃喃低语,目光中满是崇拜和渴望。

  陈浮生连续暴发噩孽浊气,瞬间又再追上昊天本源。

  “斩!”

  他再次起剑。

  剑芒乍现十数丈,宛若雷霆厉虹,当头便斩。

  轰~~

  昊天本源承受不住,被劈得当空凝固。美玉光华霎那退缩,全都融入其内,仿佛求饶一样。

  陈浮生毫不客气,大手一伸。

  呼喇~~

  黑气笼罩而去,如同网缚,将昊天本源禁锢,瞬间收入掌中。

  一经入手,陈浮生毫不犹豫,立刻又是一声长啸,猛然追向逃遁的虞妃。

  未过片刻,足足追出百里外,又再追到虞妃身后。

  虞妃吓得尖叫:

  “你到底是何人??再若进逼,嫡圣必将追索你祖上九代,令你家破人亡,不得善终!!”

  “怒霆!”

  陈浮生仍是面无表情,顷刻发出火霆劫三式。

  喀嚓~~

  无声雷霆笼罩虞妃前方,身后剑芒如注,瞬间便要相合,刑罚之力凌压而来。

  “救我!!”

  虞妃放声大喊。

  顶上的“救”字,剧烈绽放光华,青焰升腾。

  但在全盛神将之力加持下,在雷霆刑罚之力下,即使是这个嫡圣亲赐的“救”字,亦是无法阻挡。

  喀嚓!!

  “救”字被斩成碎片,宛若清风飘散。

  承载着此字的昊天本源精粹,也随之脱离了虞妃的头顶,被打得抛飞。

  陈浮生电闪而至,再次大手一伸,将这份昊天本源精粹摄入掌中。

  仍是不依不饶,他再次面无表情举剑而起。

  虞妃失去了所有防御,已经像是待宰羔羊,再也无力挣扎。

  就在她绝望之时。

  蓦然!

  溃散中“救”字清风里,顿起磅礴大气,如浩然灵光,澎湃滚滚而来!

  光华喷薄,极至灿烂。

  有若仙音妙律的吟诵声,缈缈回荡。

  立即又有千万字迹,玄妙幻变。又有水墨幻影浮动,有琴筝合鸣,有棋盘玉子纵横,有彩烟弥漫,亦有风华丽影舞动随行。

  一个挺拔飘逸,钟灵毓秀,犹如谪仙之影,气质凌绝的巍峨身影,在千万变幻中渐渐浮现而出。

  “主上!!救我!!”虞妃立即像是抓到救命稻草,猛地扑到巍峨身影后面,瑟瑟发抖。

  “蝼蚁宵小,竟敢阻吾妖灵分身?”

  巍峨身影口吐真言。

  顷刻,整个环境如有威严大势,恢宏气象,势如扑天盖地般笼罩向陈浮生。

  陈浮生视若罔闻,仍是举剑而起,猛然劈斩。

  轰嚓~~

  威严气象被斩成两半,剑势余威未绝。

  直至虞妃眼前。

  “敢尔!”巍峨身影拂袖。

  轰!!!

  陈浮生一剑斩落,却被无形力量阻挡,双双溃散。

  “哈哈哈哈......”

  虞妃疯狂大笑,“吾主降临,你杀不了我!!吾主在旁,我便是不死不灭!!哈哈哈哈......”

  陈浮生依然是无悲无喜,无惧!

  当此之际,还有什么可说的。

  再次举剑。

  “劫灭!”

  刹那。

  一个仿佛撕裂空间的裂缝,横亘在虞妃眼前。

  同样,也横亘于巍峨身影之前。

  裂缝自虚无中来。

  杀劫之劫降临。

  只是显现,便像凝固了周边任何举动。

  虞妃宛若被禁锢一样,瞠目结舌,毫无反应。只有脸上恐惧剧烈惊骇,想起妖灵女子之死的下场。

  即便是巍峨身影,此时也是如遭禁锢,周身森然威严大气,仿佛水遇到火,不断萎缩退散。

  “何人?竟使杀劫??”巍峨身影再次发出声音。

  但这声音极是朦胧模糊,在杀动之劫的禁锢下,就像断了联系,瞬间无声无息。

  顷刻。

  裂缝前的巍峨身影,已经烟消云散,不复存在。

  失去了主上的庇护,虞妃的恐惧惊骇凝固脸上,等待毁灭。

  但是杀劫之劫,瞬息而来,瞬息而去。

  就像斩灭了巍峨身影之后,只是掠过虞妃而已。

  虞妃变得虚弱了很多,但身躯犹在。看起来整个妖娆身体,变得有些透明亮薄,却还活着。

  “哈哈哈哈......”

  虞妃如梦初醒,恐惧之后变得逾发惊喜难抑,以虚弱却又傲然的声音尖叫:

  “我乃不死不灭,吾主在,我便永在!!哈哈哈哈......你杀不了我!”

  陈浮生眉头微皱。

  不禁想起河童所说,妖灵若是独创而出,身如主上分支,便属于另一种形态。号称不死不灭,除非主死,否则永久存在。

  “杀不了?”

  “那就用砖敲!”

  陈浮生当即有了决断,取出“敲门砖”,挟带黑潮煞气,猛地砸向虞妃。

  虞妃目瞪口呆。

  她从未见过,有神兵利器不用,却弃剑用砖的手段。

  噗~~

  一声闷响。

  虞妃头上如遭雷击,瞬间被砸得七昏八素,耳目齐鸣,眼前红的绿的白的纷飞乱炸。

  “啊!!”

  她发出骇然尖叫,难以置信。

  虽说仍是未死,不死不灭。但她被“敲门砖”砸了之后,身躯赫然不断萎缩,一分分地缩小。

  她原本受了一记杀劫之剑,极度虚弱。此刻竟是无力抵抗,眼睁睁看着自己萎缩,除了惊骇,什么也做不了。

  “怕砖?”

  陈浮生见此景,顿时信心大涨,高高扬起手中“敲门砖”,又是一记猛砸。

  啪!

  极清脆的声音,不再是闷响。

  虞妃萎缩的身体,在“敲门砖”的拍击下,已经变成一张薄薄的“纸片”。

  纸片也是在萎缩不止,最终缩为巴掌般大。

  这是一张宛若金银交缠,带着玉纹的“纸”,材质显贵。若隐若现,虚虚摇曳。纹路里依稀有个美丽女子形象,似真似幻。

  陈浮生大手一抄,将纸片捏在手中。

  如若猜得无错,这张所谓的“纸片”,便是独创妖灵的根基物。只是还无法最终凝成精粹,看不出原貌。

  但即便这样,已经足够了。

  虞妃虽不死,但形同禁锢,终生无法兴风作浪。

  陈浮生面无表情地紧紧一捏,将纸片扞成团,抛进袖中。

  终于!

  一切尘埃落定!

  什么谋算、心机、布局,都已成灰!

  陈浮生缓缓吐出一口气,抬眼观望上空,以及周围环境。

  可见整个遗迹里的动静越来越模糊诡异,越来越走向崩灭。任何景象都开始有不真实感,欲破欲碎,极将轰然塌毁。

  他立即毫不犹豫,加快速度,赶回到青铜棺材附近。

  大量的修行者们,已经乱糟糟各出主意,场面混乱,如同一群无头苍蝇,找不到门路。

  一见到陈浮生仿佛凶神恶煞般,气势凌厉的返回,所有人又都噤若寒蝉,不敢有任何举动。

  只因今日这一战,全都吓住,知道了陈浮生的凶残和厉害。

  连杀两个神嗣寰榜上列名人,又再翻盘斩杀形同噩孽般的妖灵女子,然后突袭另一个神秘女子。

  最后还轻松拿下昊天本源,又去追杀那女子,安然返回。

  不用说,一定是所有敌手全歼!

  在众人的目光下,隐隐的期盼下,宋重阳和李元璧相看一眼,双双迎上前去。

  “陈......”宋重阳一开口,顿时小心翼翼地顿住,以免泄漏身份秘密。

  “你此刻的境界状态,胜似神将!”李元璧却是沉声低语,“不知有无方法,将我们都送出去?此地不能再待,迟则生变!”

  陈浮生点头:“我返回,便是有这个打算。”

  说完,凌空一步,已经瞬闪至青铜棺材旁。然后以意念,沟通棺材内的狲喉:

  “狲喉,此棺可否打开通道?”

  须臾,传出狲喉的一个字音:“可!”

  咔咔咔......

  令人牙酸耳鸣的声音中,狰狞可怖的青铜大棺,又再像之前那样,顶盖挪开,敞出一个可容纳进出的缝隙。

  “此地不可久留,速退!!”

  陈浮生环视满场众人,法力振出话音,宛若雷音轰隆,响彻全场。

  宋重阳和李元璧立刻在陈浮生身边站住,示意众人快快离去。

  那些追杀过陈浮生的,自然是满脸尴尬,但性命要紧。只得带着懊悔和惧意,纷纷走过陈浮生身边。

  一个接一个,抱拳致礼,仓惶跨入青铜棺缝隙而出。

  如此一番无言的速退,最后只剩下马师弟和宋重阳、李元璧。

  “前辈!”

  马师弟满眼放光,也是带着一丝惧意,瞧了瞧陈浮生,赶紧收回目光,正色道:

  “今日之事,我必当传扬天下,令世间修行者皆知,是前辈你,挽救了一场危难!”

  他说完,又讪讪道:“不知前辈,是否愿意?”

  陈浮生自然是无所谓,似笑非笑的不置可否。

  宋重阳顿时笑骂道:

  “什么前辈!他有名有姓,名叫陈浮生!你记好了!”

  李元璧瞪了宋重阳一眼,显得责怪。

  宋重阳哈哈大笑:

  “今日陈浮生一战扬名,必将名传天下!”

  “以德报怨!乃是大义之举!为何说不得名字?”

  李元璧一想,也是这个道理,顿时微笑释怀。

  马师弟已经是两眼放光,拱手道:

  “好名字!大仁大义!马某定不辱命,必将此名,传诵天下!”

  “浮生师兄!今日大恩,必有相报!”

  “告辞!”

  他至始至终并未参与追杀陈浮生,所以走得心安理德,仰首挺胸,瞬间跨出青铜棺缝隙而去。

  仅剩下宋重阳和李元璧,你看我,我看你。

  此刻纵有千言万语,也只在不言中。

  陈浮生抱拳道:

  “多谢二位,能够不顾危难,站在我的身前、背后!”

  宋重阳笑着摆手:

  “说什么话?难道你当初救我们时,也有什么别的想法么?”

  李元璧却不知想到什么,微微皱眉,低语道:

  “你杀了蓬莱福地的慕容仨,以后要小心。若有什么难事,可事先向我知会一声,我再另想方法。”

  陈浮生点点头,也不多说。

  宋重阳推了一把李元璧:

  “那等的小人,死便死了,还怕他诈尸不成!走走走,将来之事,将来再决断!大不了一战,有何惧之!”

  李元璧暗叹,但也收拾心情,准备离去。

  宋重阳又一把扯住他,双双定在陈浮生面前,大声道:

  “你争夺昊天本源,是你实力强,出手快,咱们认输。可是角逐麟凶,却并非实力强下手快的事!大家皆可参与,到时,我可不会留手!”

  李元璧没想到他是说这些,顿时摇头失笑。

  陈浮生微微笑道:

  “那是当然,大家各凭本事,能者达先。”

  “哈哈哈哈......”

  宋重阳仰首大笑,“告辞!”

  说完拉着李元璧,已经跨出青铜棺材消失离去。

  转眼间,整个上古战场遗迹里空空旷旷,廖无人烟。

  只留下一些残尸,一些可堪记忆的惊心动魄之事。

  “狲喉!”

  陈浮生再不多想,一声低呼。

  刹那,狲喉化为黑气,遁入他的左耳内。

  与此同时,缺少了狲喉的黑线联系,陈浮生身上的噩孽浊气“铠甲”,亦是瞬间瓦解溃散,再不存在。

  陈浮生深吸一口气,毫不犹豫,跨步而出。

  弹指霎那。

  眼前迷离幻变,阴气森森,宛若穿过一片冰窑。

  等到视线清晰后,陈浮生回头一望。

  小山谷依然是那座小山谷,但所有之前一切一切,尽皆不复存在。恢复了黄霾笼罩,死寂无声般冥狱地理的原状。

  那一座巍巍狰狞的青铜棺材,也是无影无踪。

  ......

  ......

  余烬十万山。

  接近山脉末端的某个僻静小山坳处。

  苍苍如盖的枯老树下,陈浮生盘膝而坐,大为关切地盯着眼前。

  河童那似方似圆,飘飘缈缈的虚影本体,将悬浮的最后一缕昊天本源精粹,汲取殆尽。

  这是虞妃以妖灵体凝炼出的精粹,已是极尽之华。

  河童汲取之后,顿时虚影摇曳,显得极是惬意,极是欢畅,有一种跃跃起舞的观感。

  “怎么样?”陈浮生小心翼翼地问。

  “舒服了!”

  河童带着飘飘欲仙的语气,说道:

  “比我当初从洞天星河逃跑时,还要好上加好!好得不能再好!”

  陈浮生再才大松一口气,又道:

  “你若恢复得还不够,我这里还有两份昊天本源,可以给你补充!”

  河童嗤笑道:

  “你自己要留一份回宝骑镇,然后留一份给那个姜小姑娘,哪还有多的?”

  陈浮生顿时正色道:

  “自然是给你补充恢复最重要!两份给你都行,不够,我再去追夺。”

  河童立即得意的哈哈笑:

  “好了好了,不枉我帮你扛了一场劫难。昊天本源你自己留着吧,已经对我无用了。”

  “此乃昊界的灵瑞精华,为何无用?”陈浮生不禁问道。

  “你有所不知。”河童又恢复傲然,指点道,“昊界的生灵,与人间界、冥界,并不相同。”

  “它们的精华精粹之类,效果不可叠加。只因昊界得天独厚,本源奇异。所以最怕的便是受人觊觎!因此,此类精华,叠加并无用处,反而是浪费。”

  “原来如此!”陈浮生恍然点头。

  这就好比真龙血,一滴有难以想像的奇效。但二滴三滴、十滴等等,用在同一人身上,亦是一样。

  此举也避免了人间界和冥界,对其子裔下黑手......

  河童焕发一新之后,遁回圭由神甲里休养。

  陈浮生了结一桩心事,默默调息。

  如今已是正月初十一,还剩下三天时间,便是元夕之夜。

  由于妖灵女子的谋划失败,麟凶看来是不会提前现世。

  如今手握两份昊天本源,也算是无欲无求,直接在僻静处休整一番,再出发走出余烬十万山,抵达目标地域。

  陈浮生默默发散思维,想了想,袖口一抖。

  包含虞妃的那个“纸片”,揉成一团,悬浮在眼前。

  “不消灭她,始终是个隐患!”

  陈浮生凝视着“纸片”,心中琢磨。

  他并不想时时刻刻在身上带着这个东西,谁也难料,会否再发生些离奇不可测之事。

  “怕敲砖......”

  陈浮生一按耳边,“敲门砖”被狲喉吐出,落在掌中。

  他将“纸片”放在地面,然后扬起“敲门砖”,狠狠砸落。

  噗,“纸片”受到重创,又再萎缩。

  陈浮生毫不犹豫,奋力扬砖拍打。

  一砖、两砖、三砖......

  连续十几砖砸过。

  嗒!

  陈浮生骤然听到一声,仿佛砸在镣铐上似的声音。

  眼前的“纸片”,终于是不堪重击,居然溃散成大量清烟粉末。

  但只是眨眼一瞬,便被“敲门砖”摄入,点滴不剩。

  陈浮生赶紧拎起“敲门砖”仔细观察。

  可见背面的漩涡依旧,并无什么变化。

  但在正面,两个诡异古字“阿鼻”的字体上,某个笔划多了一些微妙变化。

  这一笔,变得有些晶莹。就像原本平平无奇的墨迹里,多了一些斑澜晶粒,稍微并不显眼的,多了一抹变化。

  陈浮生也未见更多的什么特异之处。

  他不禁沉吟,将“敲门砖”在手中掂了掂,也无重量变化。依然如故,很是趁手。

  “你吞了一个妖灵,还有那个什么嫡圣什么的气息,难道就这?没一点长进?”

  陈浮生默默低语。

  或许是感应到陈浮生的怨意,“敲门砖”忽地脱手而出。

  瞬间,就像一枚飞石,以闪电之势,轰然打在对面的一道山坡上。

  蓬~~

  仅只眨眼间,小山坡数丈范围,被打成粉末。

  倏忽,“敲门砖”又再电闪而回,落在陈浮生掌中。

  “咦,有点意思......”

  陈浮生掂了掂手中的“敲门砖”,虽说从威力上看,也就堪堪比肩最先期的初代法力符箓而已。

  但毕竟是无须任何花巧,也无须法力倾注,全是“敲门砖”自身所为。

  如若有大法力加持,或有什么独特非凡的咒诀驱使,“敲门砖”的威力,必定不同凡响。

  眼见如此,陈浮生再才是满意。

  手砖变飞砖,以后再用来砸人,也方便快捷许多。

  他收起“敲门砖”,坐定之后,又取出铁剑观看。

  铁剑在掌中依然如旧,平平无奇,丝毫看不出是一柄神兵。

  陈浮生细细回想,在上古战场遗迹内,最危难之时,面对妖灵女子和虞妃的凌威杀机,他曾举剑试图拼命一搏。

  而在当时,他亲耳听到,剑内发出如龙如雀般的鸣叫。

  在此之前,他还从未听过铁剑发声。

  “龙雀......龙雀......”陈浮生琢磨这个命名。

  在他的见闻知识里,也从未听说过这个名称,也不知是不是和昊界的真龙古族有关。

  不过,此剑可发雷霆,起剑亦有龙腾之姿,咆哮大作。如此种种表现,又确实是与真龙有关。

  陈浮生正在观剑琢磨感悟,突然身边不远的枯树丛中,簌簌响动,似乎有什么东西钻了出来。

  他立即警惕,回头一看,不禁是呆住。

  一个约莫七八岁,穿着民间寻常布袄,粉嫩玉琢般的娃娃,从树丛中蹑手蹑脚钻出。

  这娃娃长得极是漂亮,眉眼如画,气质灵秀绝伦。虽说看似女相,但衣着和行为上,应该是个男孩。

  陈浮生顿时惊讶万分。

  以他目前的实力,绝对不可能有人如此接近,现身眼前才感应得知。

  但偏偏在这个粉嫩玉琢般的娃娃身上,看不出一丝修行者气息,也察觉不到一丝威胁。

  陈浮生不动声色,快速翻剑,凝视自己的异色双瞳。

  须臾,他感到眼睑蚀痛,立刻抬头再看。

  毫无任何反应!

  眼前就是一个真实存在的,人间普通的凡人男娃。

  凡人?怎会出现在冥狱?现身黄泉小千路??

  陈浮生警惕大作,难以置信。

  这是他第二次未能窥探出对方的真实原貌。

  此前,面对老王,也是如此,毫无反应。

  还不等陈浮生有何言语,这个娃娃已经盯着陈浮生手中的铁剑,目光就像见到最喜爱的玩具,又像见到最盼望的东西。

  他满是期盼,却又有些迟疑,怯怯问道:

  “大叔,你这把剑,换不换?”

  “大叔......”陈浮生无言以对。

  不过他此刻脸上仍是笼罩着淡淡黑焰,看不出年龄,被喊一声大叔,也不为过。

  但陈浮生没想到,见面第一句,居然是问这个。

  他的警惕无限拔高,摇头道:“抱歉,此剑乃先师遗物,不换。”

  娃娃顿时显得很是沮丧,但他那漂亮的眼睛微微一转,立刻从怀里,掏出一枚铜钱大的玉璧,向前递了递,怯怯说道:

  “我走得匆忙,也未拿什么好东西。此物对你们修行者,应该是有用。听说,若是汲取玉髓,调息融合数年,便能晋升差不多枢神将的地步......”

  “你若愿意的,便跟你换?好么?”

  陈浮生又再惊诧。

  枢神将,虽说是断路神将,但也是接近圆满神将的高端人物。相比灵山之主,也仅逊一筹半筹,实力强横。

  仅仅一枚小玉璧,便能造就一个枢神将?

  如此诱惑,恐怕普天之内,神将以下的修行者,皆要打生打死,为之疯狂。

  但陈浮生仍是摇摇头:“抱歉,不换。”

  娃娃听了,更显得失望,但又似乎显得颇有教养,也不争辩,默默将玉璧收起。

  正在此时。

  陈浮生后面又传来动静,传来大呼小叫:

  “啊!!是陈浮生!浮生师兄!!”

  这声音一听就是马师弟。

  陈浮生微微回头,但眼角余光里,那个娃娃,已经消失。

  还未等他安神,马师弟连同两个修行者,已经热情高涨地跑了过来。

  “浮生师兄,有礼了!”

  马师弟和两个修行者,皆是毕恭毕敬地施礼相见。

  陈浮生仍是提着警惕,但未感觉到那个娃娃的存在,只得点头回应马师弟。

  “浮生师兄,好消息啊!”

  马师弟热情洋溢地急声道,“麟凶已经现世!”

  “嗯?”

  陈浮生一怔。

  “此事已经传扬开了啊!浮生师兄不知么??”

  马师弟顿足,急声道:“浮生师兄,不可迟疑!我们都已经赶往余烬十万山外,参与麟凶的角逐!”

  “麟凶竟然还是提前现世?”陈浮生皱眉。

  马师弟显然是还有人需要联络,闲扯几句,又催促几句,立刻告罪,匆匆离去。

  片刻后,当马师弟消失远方,那个娃娃,又再仿佛突然出现,站在陈浮生眼前。

  到了此时此刻,若再将这男娃视为凡人,那便愚蠢至极。

  陈浮生抱拳,微微致礼,保持冷静道:

  “阁下,换剑之事,恕难从命。我有事先走一步......”

  话还未说完,娃娃眨眼笑了笑,又再消失不见。

  “浮生师兄!”

  陈浮生身后又传来惊喜的声音。

  回头一望。

  正是姜泥!

  比起此前见到的虚弱状态,此刻姜泥容颜焕发,又多了一层优美凝华的内蕴意境,显然是经过一番奇遇。

  “浮生师兄,姜泥多谢此前的救命大恩,也多谢师兄高义,相赠彼岸花的大恩!”

  姜泥来到眼前,盈盈一礼。

  陈浮生赶紧回礼:“无须多谢,这一路有许多波折,也未曾见到姜泥姑娘的踪影......”

  “我已经听到传言,知道浮生师兄大展神威,连诛数贼,拯救了不少同道的性命!”

  姜泥眼中若有光采,兴奋说道,但随即脸上微微一红,垂首道:

  “只是我当时不知情,亦不在场,未能施以援手......”

  陈浮生微笑,摆手道:“无妨无妨,平平安安,大家安好。”

  姜泥点头,突然脸色微有复杂,低语道:

  “师兄,我......我无意间进入了一个遗迹......得到关于我生身之母的消息。”

  “嗯?”陈浮生不知如何说,有些怔住。

  “所以我一路寻找,打听浮生师兄的下落,就是来告知此事......我,我要离开黄泉小千路,去查一查母亲的下落......”

  姜泥带着一丝绝然,缓缓说道。

  “生身父母,血肉至亲。你若有此决断,也是应当。”陈浮生点头,随即手中多出一物,递到姜泥手边。

  “此乃昊天本源,你收下。”

  “啊!”姜泥顿时呆住。

  她原本一无所获,就此离去,不免会让师父唐心担忧。但万万想不到,陈浮生居然会赠予昊天本源。

  “这......”姜泥后退一步,摇头道,“师兄正是晋升灵窑之主的紧要关头,缺乏此等灵物,我不要!师兄好意,姜泥心领了!”

  “我还有,此物不能叠加。正好一人一份。”陈浮生微笑,掌中又多出一份美玉光华,两相辉映。

  “这......”姜泥又惊又喜,实在不知说什么好。

  “收下,我原本便有承诺,你是先师的妹妹,定要为你寻一份昊天本源。”

  陈浮生不由分说,将昊天本源塞到姜泥掌中。

  姜泥垂首,咬了咬嘴唇,立刻俯身大礼道:

  “浮生师兄恩义,姜泥此生不忘!”

  说完,她抬眼,怔怔地盯着陈浮生,然后回过头去,刹那一道月光清盈洒落,身影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陈浮生瞧着姜泥离去,心里缓缓松一口气,也算是了结一个心愿。只是不知她此去寻母,会不会顺利。

  “大叔,她是你师妹吗?”

  那个粉嫩玉琢般的娃娃,又再现身,笑眯眯的问。

  陈浮生摇摇头,只得回道:“是我先师的妹妹......”

  “咦,那岂不是师姑?怎么看起来,比大叔你的年龄还要小?”娃娃显得好奇的喃喃低语。

  但他随即又加一句:“这个姐姐有天赋,将来成就必定很高。大叔,你可要小心她比你强哦。”

  陈浮生实在不知如何应对,只得沉默看着他。

  “大叔,他们都说麟凶现世,你不去角逐吗?”娃娃又再笑眯眯的问。

  陈浮生还是无言以对,想了想,抱拳道:

  “既然如此,那我便先走一步,告辞......”

  话未说完,娃娃仿佛跟班一样,又黏了过来,仰着漂亮的小脸,瞧着陈浮生,笑道:

  “你会抓麟凶吗?”

  陈浮生摇摇头。

  娃娃的眼睛笑得仿佛月牙,极是高兴,说道:

  “那我跟你一起去!你若不会,我教你啊!”

  ......

  剑开福地洞天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万界游戏之登录玩家无限之从变成精灵开始她的江同学漫威中的猎魔人皇后靠全能无敌家财万贯穿成偏执太子的团宠小甜妻她在陆爷心头纵了火那些突然消失的同学神明大人的小娇娇软又萌我在漫威扮演DC英雄